多年以后

墙头很多,慎关,慎关。

他们在干什么

Toma水仙,一时脑热开的坑&可能没有下文。

也许它就是一个脑洞,没有剧情。

夜22:07

“今天的预告是……”低沉而略微沙哑的声音在网咖的一个小包间里响起,桌子上的电脑发着微微的亮光,给这个黑暗狭小的包间带来了一丝光,让我们得以一见说话者的容貌。

 头发虽然有点乱,但脸上没有胡渣,很干净,淡淡的黑眼圈,苍白的肤色,没有什么血色的唇。

 奥田宏明,一个没有正当收入的人,目前唯一的工作是网络犯罪。

 

夜22;10

夜店前

他停下了脚步,看着刚从夜店出来的人

面貌无误,身高无误,身材无误,身边有一个女伴……目标无误

看着那个人搂着身边浓妆的女郎跌跌撞撞的沿着道路走向宾馆,他想了想,跟了上去。

听着房间里传来的调笑声,他整理了一下衣服——那是他刚刚从宾馆的服务生身上脱下来的,还不太习惯它的穿法。

伸手,敲了三下门,

“您好,请问需要客房服务吗?”

被打扰好事的男人骂骂咧咧的开了门,一道寒光闪过,男人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啊!”凄厉的叫声响起,他抬头看去,那个女人穿着浴袍,惊恐的看着他。

他歪了歪头,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顺手脱下了被血溅到的外衣。

铃木一郎,一个无痛觉的富二代,目前的工作是惩治罪人。

 

夜23:00

第九工作室的室长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顺便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啊,已经这个点了,薪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表,外面除了应急的灯光还亮着,剩下的灯都熄灭了。

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啊。薪有些恍惚,如果那个人还在的话,他一定会陪着自己吧。

薪,熬夜对身体不好啊。一边这样抱怨着的铃木,一边耐心的陪着自己检查工作报告中的漏洞。

已经不在了啊。

深吸一口气,薪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再次坐到办公桌前,翻起资料来。

 

凌晨2:00

公园的偏僻一角

“啊,好冷。”龙崎小警官缩着身体藏在灌木里,同样在旁边蹲着的美月没好气的用胳膊捅了他一下“闭嘴!”

QAQ“美月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内心也很焦躁的美月“闭嘴!”

QAQ

 “啊!”突然一声惨叫响起,他俩互看一眼,立刻冲了出去。

在昏暗的路灯光下,依稀可以看到两个人在搏斗,一道白光闪过,一个人缓缓倒下,另一个人听到了龙崎跟日比野美月跑过来的声音,转身就跑,很快没了踪影。

可恶啊,龙崎追了一段时间后不甘的握了握拳,跑回去找日比野。

日比野蹲在地上,见他失落的回来,咬了咬牙,“龙崎,这个人没气了。”

这是本月以来的第四次杀人案件,第一次在看到杀人凶手的情况下,让他逃脱。

 

上午9:00

一家关着的夜总会里面,看着手下一群毕恭毕敬的小弟,菊川玲二外表嚣张内心苦逼的岔开双腿坐在椅子上,作为黑道的他比做警察的他拉风太多,难道这就是天赋吗?!

啊,卧底生涯什么时候结束啊。

“老大,那个警察又来了!”菊川玲二正无聊的翻看着账本,一个小弟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警察……不会又是他吧。

整理了一下衣装,菊川向外走去。

啊!芹泽直人!果然又是他,这位小公子是祸害完警局又看上他了吗?!

芹泽直人表示自己非常不想来好吗!?最近发生的连续杀人案自己很有兴趣好吗,谁想天天大白天的跑夜总会查违禁物品小黄书啊!傻子都知道这种地方肯定藏得好好的好吗,而且还是白天……

因为你的上司觉得太危险了啊芹泽小公子你出点啥事我们都是要死的。

对于这位小公子,尽管披着黑道新势力的菊川也只有一个怂字,毕竟小公子……毕竟芹泽也能打(这才是重点吧喂)……毕竟自己还是有正义感的警察。

 

啊,本来的文成脑洞了,铃木克洋和铃木一郎也许可以弄个亲戚的身份……来一个薪爱上小叔子的脑洞


 其实,龙崎也可以跟芹泽扯上关系啊,把设定改一下,龙崎是芹泽爸爸的私生子,结子老师没有死,这样就没有那些痛苦的事情,ta酱也不会死,龙崎还是个弟控,对芹泽特别好,担心芹泽所以不让他去调查杀人案,嗯ta酱这里就没你事了回家自己吃蛋包饭吧。魔王什么的也不要找我哦。


最后再说一句,玲奈可以变成二大大啊,反正长得像。


评论(2)

热度(7)